收藏本站
[公司资质]
[联系我们]

三联生活周刊:没有“睡眠自由”的职场人

时间:2022-08-02 20:27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为了振作精神,迎战漫长的一天,很多职场人会选择在一大早就灌下大杯咖啡,可即便如此,这些人恐怕也要输给下午三点半的困意。 下午三点半,在食困的影响下,大脑电量已经告急,但距离下班打卡的时间仍很遥远。这时的格子间里多是灵魂出离的人,为了挤出一点

  为了振作精神,迎战漫长的一天,很多职场人会选择在一大早就灌下大杯咖啡,可即便如此,这些人恐怕也要输给下午三点半的困意。

  下午三点半,在食困的影响下,大脑电量已经告急,但距离下班打卡的时间仍很遥远。这时的格子间里多是灵魂出离的人,为了挤出一点可怜的午睡空间,拿出各种办公室“午睡神器”,再把身体扭成奇奇怪怪的形状:小龙虾式、仰望星空式、大“床”式……画面可爱又可怜。

  但更多人是“不敢睡”,在电脑前摇头晃脑,在睡与醒之间努力挣扎;或是点杯奶茶、咖啡“续命”,刺激大脑皮层,让睡意消失,以便顺利完成今天的KPI。

  身体想要暂停,可工作却要求你像永动机。在白天犯困,不敢放自己真正入睡的人,和到了夜晚该睡的时候,却无法安稳入睡的人,可能恰恰是一波人。

  25岁的Sukie失眠史有近7年。对她来说,失眠最痛苦的点在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力。

  每临近上床时间,她就提前开始焦虑,“今晚一定要按时睡着,再睡不着,明天的报告可能就发挥不好……”但越是想下去,就越睡不着,像掉入一个越来越亮的洞里,“这是一个无法解除的魔咒。”

  Sukie感叹,小时候没有时间自由,顺应父母和学校要求的我们,总能安稳入睡;长大后,可以决定作息时间了,我们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睡眠。

  据中国睡眠研究会数据显示,2021年超过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,成年人失眠发生率高达38.2%。

  这些问题落到每个人身上又会有不同的体现,比如有人会有睡前固定动作强迫症,要反复确认是否关灯、定好闹钟、拧紧水龙头,似乎通过这一系列的检查行为就能放心上床。但实际上,他是因为睡前焦虑,过于担心自己是否可以顺利入睡,而无意识地不断推迟上床时间。

  此外,还会出现一些特定的生理病症,最常见但也容易被人忽视的就是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(SAS),由于上呼吸道阻塞导致的打鼾,严重降低了睡眠质量。所以,每个在办公室昏昏欲睡的成年人背后,可能都有程度不一的、睡眠剥夺的夜晚。

  它带来的心理压力也让人难以承受,焦虑和抑郁是常见的、由睡眠问题引发的伴生状态。在有一万多人的豆瓣“睡眠互助障碍小组”里,经常有人在凌晨发帖,比起收集“互助贴”“经验帖”,这里还是失眠症患者的情绪树洞。

  有人因为长期失眠想要自杀,还有人发了一个帖子,只写了一句话“还有人没睡着吗?很难受,和我聊聊天吧。”那种因为失眠,孤独到想要抓个人陪伴的感觉让人心疼。

  白天被成年人的理智强压下去的种种情绪问题,在深夜爆发,让我们发现“病”的不仅是睡眠,还有自己的内心。

  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应激源,比如人际、工作、家庭等,精神压力导致失眠,失眠又进一步加剧心理问题,变成一个“死”循环。

  Sukie也是这个小组的成员,香港商报马经版今日。“每天晚上睡不着到想要尖叫的时候,就会在组里刷刷别人的帖子,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人替你尖叫,帮你释放了一些痛苦。但关上手机后,那片孤独的黑暗还是要自己面对。”

  从这个层面来看,比起白天的“战役”,睡眠是一场更难掌控的“战役”,它不是你足够勤勉、理智,灌几杯咖啡就能解决的。

  如今,睡觉变成了一种需要耗费大量精力,去调整、修复的“现代病症”,人们要么睡而不困,要么困而不睡。在失眠症患者眼里,睡觉不再具有简单的快乐,而是必须要完成的义务、一种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负担。

  那么,我们是怎样一步步被剥夺了“睡眠自由”,这可能要先从外部的原因说起。

  当我们在讨论睡眠问题的时候,其实不仅是指从入睡到醒来的那一段时间,而是一整天的生活,以及一整套的时间系统。

  工业革命之前,人们对时间,连同对睡眠的态度都是相对包容放松的,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是农业社会普遍的生活方式,但随着社会变化,一套更严格、紧张的时间制度出现了,即24/7(一天24小时,一星期7天)。以它来作为标准,服务于高速运转的工作制度和消费市场。

  在《24/7晚期资本主义与睡眠的终结》一书里,作者就犀利地说到,“人类生命大体上已经被裹挟进了没有间歇的持续状态……由于睡眠本质上不能带来效益……所以睡眠将永远与24/7体制的要求相冲突。”

  时间被高度功能化,因此,不能带来实际效益的睡眠被视为可以牺牲,或不得不牺牲的生活环节,沦为工作结束与工作开始前的过渡阶段。

  比如,由于白天无缝衔接的工作节奏,让休闲时间整体延后,人们只能通过延长夜晚时间,来给心灵找补。所以,有些人选择将“不睡”当作自我疗愈,或反抗高压生活的一种方式,用“主动失眠”,来补偿自己白天被侵占的独处时间。如果无法争取睡眠自由,那就争取夜晚自由。

  Sukie就常常会在入睡前打开手机,刷白天特意存下来的视频和音频课程,“对我来说,在白天做这些事情并不会真的感觉在享受,反而更累,只有在夜晚无人、安静的时候做这些事情,才会感觉真的被治愈。它们就是我一天的‘退出仪式’,我需要一些支撑我去睡的落点。”

  如今,由于普遍的睡眠问题,人们对睡眠的关注度和消费意愿其实很强,如果能用钱买个好觉,大都心甘情愿掏腰包。有些人会在睡前戴上蒸汽眼罩;在床头摆好助眠香薰蜡烛;打开白噪音APP等,整个入睡准备过程如同一场庄严的仪式,但等到头粘到枕头的那一刻,这些东西又统统失效,这无疑更加重了失眠症患者的沮丧感。“我都付出了这么多,怎么就不能让我睡个好觉!”

  这种因为睡不好而焦虑到苛责自己的心情,很多人应该都有共鸣。Sukie就深有同感,“我和睡眠的关系很紧张,我对它总是很苛责,但最近,我在学着和它好好相处,像朋友一样。”

  当我们开始接受睡眠问题,也就在学习接受生活的不可控,以及自己的不完美。可以试着建立一个睡前缓冲区,并随着状态适当调整,降低心理压力后,百胜图库 香港,也许反而会有更好的睡眠效果。

  其实,睡觉本该是件很甜的事。它是身体自然的休憩行为,对于每天都是两只脚站在地上奔忙的人来说,“躺”是一天之中少有的、无所事事的状态,可以修复身心的疲惫,连梦境也可以是奇异美妙的体验。

  从身体感受来说,最明显的是我们的脊柱,白天长时间的久坐和站立,让它承受了很多压力,腰椎间盘突出因此成为越来越普遍的职业病。只有当夜晚,我们仰卧在床时,腰椎间盘所受的压力才是最小的。这就像白天,你必须用脊柱顶住生活的压力,但上床的那一刻,你只想“躺平”。

  不仅是脊柱,我们身体中还有很多器官都在白天属于过于紧绷的状态,僵硬的肩颈、干涩的眼睛、酸疼的臀部,都需要躺上床,彻底的“关机”,才能松弛下来。

  如果说睡眠是一天的健康基石,那么,一张好的床垫就是睡眠之本,它可以维持脊柱的生理弯曲,让身体处于放松的入睡状态。

  Sukie过去对床垫的选择相对随意,最近,她越发觉得床垫的差别看似没有太大影响,但如果它不对,身体能立马能感受到。“好的床垫是那种你感觉要陷入,但它又轻轻将你撑起的状态。”

  说到床垫的历史,最早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经济能力可以负担得起床垫。以Simmons席梦思床垫为例,1870年,创始人席梦思先生(Mr. Zalmon G. Simmons)在美国创办了一家小型生产企业,之后他发现很多工人休息不好,他们每天工作8小时才能赚12美金,那么,一张12美金的床垫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奢侈品,所以大多只能睡在铺在粗绳或硬木板上的稻草上。

  于是,1876年,Simmons席梦思先生和他的9个员工开始生产钢丝床,当时每个床垫的售价仅为95美分。

  从这时开始,为普通人的睡眠考虑的床垫品牌Simmons席梦思开始了它的革新之路。先是在1925年,发明首部能批量生产独立袋装弹簧的机器,著名的“甜梦”床垫首次问世。此后在1995年,Simmons席梦思推出“护脊”(BackCare)床垫,良好的支撑力,可以承托身体各个部位,纾解紧绷的肌肉压力。

  经过多年的技术迭代,Simmons席梦思已在床垫事业上坚守了一个半世纪。直到如今,仍在为当代人的睡眠生活不断创新,解决需求。此次“双十一”,Simmons席梦思推出“美眠不打折”活动,也是希望更多人可以体验到高质量的睡眠,实现“睡眠自由”。

  如同Simmons席梦思的“匠心大使”、游泳世界冠军叶诗文谈及她喜欢在水里自由的状态,“那种心理上的愉悦就像一条鱼重回大江大河。” 保证充分的睡眠,也是叶诗文缓解压力最主要且最有效的方式之一。好的睡眠就像一场“精神游泳”,让紧绷的身心都得到疏解。

  所以,工作再忙的时候,也别忘了感受呼吸,别放弃睡眠自由,让我们珍惜躺在一张床上的时间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【三联生活周刊】一线楼市房价 国庆休7天上7天网友:调休永不 最美大运河 谷爱凌:正常生长 未来的能源
关于我们 | 网站导航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投诉与建议 | 客户调查 | 会议接待 | 火车票查询 | 服务中心 | 推广中心
华正航空主营:机票,飞机票,特价机票,打折机票,深圳机票,深圳特价机票,机票预订,机票查询,酒店预订,特价酒店,出国签证,旅游线路查询。
24小时服务热线4006-888-999755-33333777服务监督电话:13808855476